城大的那些年

一個生肖沒見的舊朋友,是的,十二年沒有真的約過相聚了,慶幸感情依舊XD 出來不但沒有冷場,還吱吱喳喳聊了一整個下午+晚上,談經歷、說近況,這份難得,不但是感覺仍很老友,還有約見面的那份爽快,時間湊一湊,「好的,七月七日一起去看豐子愷的護生護心畫展!」。一切因為有心,世界變得很不同,豐先生這49年起出版的上一代公民教育,看來真是紛擾亂世下的正道。

那些年,我們在城大讀書,因為喜歡寫作而跑去旁聽一門「創意寫作Creative Writing」的選修課,分組自然的走在一起,大家都旁聽,都不算學分,卻比誰都認真,功課做足,不同的文體,寫詩、散文、劇本,發揮想像之餘,又互相切磋給意見,為的,就是大家有這樣相同的喜好。期末的合作功課,我們「膽粗粗」以羅生門、三個不同角度,去寫希特拉最後逃亡的虛構故事,還以網站形式交功課,十多年前,有flash opening(註:自己寫的script哦!多虧有很棒的師兄)、有真實歷史的部分、有歷史圖片解說,當然還有戲肉的「希特拉秘史」(i.e. 我們的功課),算有型的了。

那些年,我們住得天南地北,馬鞍山、葵涌、柴灣,在九龍塘唸書,沒有宿舍,趕起功課來,相約「晚上九點ICQ見,討論功課」——第一代的net meeting。沒有窩打老道的豪裝宿舍,相聚時間有限,我們迫著做事要更有效率,更珍惜「傾功課」交流的光陰;沒有充足的資源,但我們有無限的夢想。經常在圖書館看書、看電影,從古籍到黑白片,每年都沒有放過國際電影節,在學校搞文化活動,協策文化節……那些年在城大,回想起來,很充實,很開心。

晚上在尖沙咀海港城晚飯後各自分別,我們都沒有搬遠,還是老家附近,所以三人南北東西的各自回家,就如同十多年前在城大的日子,心裡很踏實。謝謝老朋友們,今天真的相聚甚歡,希望不久可以再聚 =D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3 Comments

Just updated where I’ve been to in FB, through TripAdvisor app…

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    我們商業社會的辛亥百年

    路經郵政總局,才晃然記起今天是十月十日,台灣的國慶,辛亥革命的百年誌。香港這個商業之都,這個紀念日當然成了生意之門,出了各式各樣的紀念郵品。

    覺得今年很特別,幾十年來在香港(俺出生於六七暴動之後,自小不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公然飄揚)都不見有慶祝雙十節,回歸以後十多年,更是只有十‧一國慶。今年卻因為辛亥革命,而滿城都在回顧百年歷史,探討今天中國的問題,當年「推翻封建」,百年來社會是否真的向前走,孫先生的夢想到底實現了多少,是否「同志仍需努力」。

    以上的只是時事節目和媒體給我們這代人的一個反思,姑勿論結論如何,有趣的是百年以後,辛亥革命居然成了團結中台兩岸的一道橋樑,令內地不再為慶祝雙十有芥蒂(至少今年沒有),真的沒有想過……
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    讀報

    最近兩周看亞洲洲刊,畢業於北大的專欄作家許知遠,說到他和陳若曦在台北見面聊天,說起了陳的舊文革作品時說:

    我們真的逃離了《尹縣長》的時代嗎?對我來說,這本小說從未過時,甚至煥發了新的生機。當然,此刻的尹縣長不會被打翻在地,他會腦滿腸肥,依靠出賣土地、強行拆遷,大發其財。

    但這個黨與政權的核心從未改變,它仍是建立在對個人尊嚴的蔑視上的,不管它是以政治狂熱還是經濟狂熱的面貌出現。
    (http://www.yzzk.com/cfm/Content_Archive.cfm?Channel=yt&Path=2324783632/29yt.cfm)

    回看今日中國,許多社會民生問題,還是在於「人」,很認同許說「對尊嚴的蔑視」,一針見血。和許同年畢業的我,不得不承認,我們這些香港長大的孩子,要比同胞們幸福多了。

    畢竟我們都是年青一輩,就算感受再深,都不過是幾十年的和平歲月。同在亞洲洲刊,看到《炎黃春秋》社長杜導正的訪問,說起他的「老友」:

    李普,新華通訊社前副社長。一九四九年八月,李普調北平任總社特派記者。當年就是他登上天安門城樓採訪,是新華社「開國大典」新聞稿的主要撰寫者。李普是第六屆全國人大代表,於八二年離休。在李普病逝前兩個多月的一天,他去醫院探望九十二歲的李普。用杜導正的話說,他們這些黨內老人在一起,只談政治談時事,不愛談生活。那天,杜導正告辭準備離開病房,剛從座位起身,李普說:「老杜啊,你這個人還是老天真,你對他們還抱有幻想,會失望的。」杜老回憶說,李普已經不提「我們」,而是說「對他們」。杜導正聽了,一陣嘻嘻哈哈,而後說了些安慰的話。臨走,他倆握著手,李普送他到病房門口,接著繼續說:「老杜,我李普對這個黨,已經絕對地絕望了。」杜導正對亞洲週刊說,李普竟然說了一句這麼重的話。
    (http://www.yzzk.com/cfm/Content_Archive.cfm?Channel=ag&Path=2334794162/28ag4.cfm)

    究竟我們的國家怎麼了?
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    汕頭行

    因公司所需,去了一趟汕頭大學,參加他們的畢業禮和數個活動禮,又因每天只一班飛機來往香港,留了那麼的四天,反對此行有些有趣的體會,想分享之。

    找來張叔平設計的交流樓(首行左中圖,也當然有引外景入建築的基本功了),那幾天的工作間(和別人住宿間)就像在佈景內,也果然,大老板在的那兩天,那裡是家甚麼都有的酒店,他們坐私人飛機走了之後,人去樓空,連清潔的人都沒了,這裡「回復原狀」,很像拍電影吧!

    還有想分享的,是當地學生沒有很當一回事的圖書館,找來台北誠品書店的設計師來設計,看看,他們是真的幸運吧!

    臨離開之前,有幸跟著主席辦公室的同事與校辦同事吃個輕鬆晚飯,總算有踏過汕頭市的土地,校辦的一位超好人的領導,席間笑談起汕頭最近榮獲最高幸福感城市,說市長還在到處跟媒體說,汕頭人都幸福。當了財務25年的這位領導接著的話,教我深深體會到中國人的黑色幽默,他說:「我們的市長還開心的呢,以為本市的人都幸福才評到這個指數。你們知道甚麼城市的人幸福感才會最高?那就是最貧窮的城市。你看世界上選上最幸福的城市,就是南美那些阿根廷的小鎮,為什麼?人們都無甚機會,大家都窮,都不會要賺錢,不會向上看,就安於現狀,人人平等,開開心心的唱歌跳舞……」想起父輩一代,跟我說起50年代的中國,多麼「幸福」,感受很深,是啊,這樣不好嗎?
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

    很久沒有去旅行

    趁午飯的空檔,看了香港電台電視部最近的製作——鐵道行(http://rthk.hk/chiculture/railway/)——首兩集。沒有太大的驚喜,像時下香港電視製作的飲食節目,煽情有餘,用心不足。景是很美,內容欠奉,點與點之間沒有連繫,就帶你從一個車站,走到另一車站,看看「世紀最強」,如中國最北的漠河,黑龍江最古老的捕獵工具……其實,生活貴在的,往往不是最強,而是最普通、最日常的東西吧!雖說如此,因為從前當過絲路旅人,坐過無數的硬臥、甚至硬座火車,看這節目多少都勾起一點點當年的回憶。當年沒有做旅遊筆記,很可惜;希望下一步可以「追憶」回來。

    雖說現在每年都有一至兩次外遊,refresh一下心靈,休息一下再向前走,只是因為沒有好的遊伴,每次都是趕忙的「香港式」,已經很久、很久沒有真的去旅行,讓自己完全離開香港的一切,當一個新鮮人去看世界。在學生年代,或者最後的絲路(轉工的時間,在路上溜了差不多一個月),已經是2002年底的事了,當年,還容得下奢侈一點的人生,那不是指錢的方面啦,那時(或者現在)還是個背包客。

    看鐵路節目,突然發現,已經有那麼多年沒有真的去旅行,時間上固然是一個問題,此外就是與固定的那位去旅行,往往要我去「計劃行程」——就是愛問我們甚麼時候去那裡做甚麼,坐甚麼車,定好了沒,是否最平宜。這樣子很像上班,而在旅遊的過程,也沒有甚麼新的東西出現。適當的計劃固然重要,但是在旅程中預算不到是東西,隨遇而安的變掛,可能那裡多留一天,那裡改掉行程,遇上不同的人聊天,那才是旅行真正開心而叫人難忘的地方——離開本身的住處,為的,就是要看大不同,要去從另外一面看世界,不然為啥好端端的要跑出去?

    當然,要在香港這樣的地方要找同意這點的人,是可遇不可求。Afterall, we are all factory-made and look for templates at work, templates at life… how boring, though.
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    Prince of Persia

    好久沒有去看早場電影了,剛過的周末去了看「波斯王子」。心裡想著的,是一齣像Mummy的動作劇情電影;一看片頭,見到廸士尼出品,感覺有點奇怪,看罷,卻在想,果然是Disney work嘛!
     
    沒有想像中的緊湊和精彩,動作部分沒有震懾人心的場面,驚險的崩塌,都僅為CG場面,傷不到主角分毫。好像看古龍的小說,不管如何,陸小鳳總是不敗的,管他一個打十個,最後他應該是以一敵百的super hero,好像說起來也理所當然似的,所以總難有代入感。情節方面,2小時的電影,去到一半,竟然有悶場,已聽到有人嚷著問,為什麼還沒有完呀;最後的climax前,是拖得比較久了。雖然節奏感不如想像,那「波斯王子在屋簷頂跳著逃亡」的電腦遊戲的畫面,則從開場帶到閉幕,看的很過癮。故事情節單一,基本上是沙翁的Hamlet故事,加上Lion King的合體——國王駕崩,王子給誣蔑,險遭滅口,後來才發現原來是王叔害死父王,回來復仇。唯一不同的,這是童話式的廸士尼片,所以不是Hamlet和Lion King的悲劇,反而最後的結局是:時光可以倒流,悲劇可以預防,而王子和公主以後會開心快樂地生活下去……很童話,不是嗎?
     
    又令人不期然的想起Before Sunset,如果一切可以推倒重來,你會如何再活一次?What if you have a second chance with the one that got away? It’s the relationship of father-son, brothers, comrades, romance, all added up in this film.
    有時候,開心合家歡也有好處,看罷出來空空如也,不一定要沉淪在如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等電影的深刻反思中,久久不能自己~~
 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4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