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四18周年

首次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是在2000年,還是大學三年級生的時候,給同學拉了去的;那時,六四剛過11周年。今年,卻由於早約了朋友一道去拍照,作了個燭光晚會的訪客,拍下了還是很自由的香港的一剎snapshot,和大家分享。
18年的光陰,不能胡混的說那時我還沒有出生,不可否認,那時我已經是個小學生(oh,很老了,確實);不過那時所知不多,只知道每天都給老師拉了去唱歌,第一次學人家唱「煲冬瓜」的歌,無端端要在校服上扣了塊小黑布……由那時到中學,知道多一點當年其實發生甚麼事,便爬過多少格子(還不是自己的日記)談對這個「學生運動」的感受,無知的感嘆為什麼那時的所謂民運「領袖」去了歐美風流快活,吾爾開希在新聞節目見到都認不出來了。後來讀新聞傳播學,在英和內地同學討論起來,還把我們小時候看到的六四不同面,寫了一句在一份分析功課之內:當年中國傳媒報導的是由軍隊到場駐守到絕食人士暴動、有武警給民眾活活燒死為止,香港和西方傳媒報導的,則由「清場」行動以後的事情——大家都沒有說謊,至少大致上沒有,只是事實的那個部份而已——標榜自己說出「事實真相」,以此來招徠讀者、煽動民情,create the so-called social sentiment,這不是傳媒向來的「作用」嗎?
辛棄疾寫的好:「欲語還休、欲語還休,卻道天涼好箇秋」
今年去胡亂的拍幾張六四燭光晚會的照片,聽著巴士上一個大媽跟她旁邊看來小於10歲的孩子高談闊論的說:「當時呀,那些軍人肆意屠殺了好多好多學生……」儘管仍慶幸香港還是個隨便你如何發言的地方(呵,本人認為這跟言論自由有著本質性的分別),我無言了,可能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政治熱情的人(註:這跟關不關心社會和政治、看不看新聞又是兩碼子的事啊)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