殖民地情感

在上下班途上短短的車程中,正在看龍應台的大江大海.一九四九

不是文科人,沒有讀歷史,向來只知道台灣給日本人統治了50年,那是紙上的史料,從不曾有血有肉的了解過這段時間的人民,他們的感情,更沒有想像過,那時的「台灣人」,竟爾和我們這代的「香港人」,有點相像,是意識形態上而已,當然,他們受的苦難和痛,是我們這些和平時代的孩子永遠不能明白的。

給日本人統治和殖民那麼久,當時的台灣人對和平和中國「接收」台灣的願望,是如此殷切,尤其經過了日本侵華以來的八年抗戰,包括了二次大戰……1945年日本天皇宣佈投降後,國民軍分別派部隊乘美國軍艦分別抵台北和高雄,在國共內戰一觸即發之前,「接收台灣」。

深受日本文化洗禮的台灣人民,以日本的最高禮遇,盛裝、盛宴準備好,要喧鬧的歡迎和自己同一個民族的國民軍來臨,他們等了多麼多年,中國終於復興了。然而,龍應台形容那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來台接收的國軍和期待「王師」的台灣群眾,歷史進程讓他們突然面對面,彷彿外星人的首度對撞。

當時從寧波怱怱接到上級命令的70軍,現在在台灣教科書裡(就是給台灣民眾的一向形象)仍是被指「叫化子軍」,被形容成「穿草鞋、背雨傘、破爛不堪」,幾近卡通式登陸台北。

南部呢?龍這樣描述:
軍艦進港,放下旋梯,勝利的中國軍隊,走下船來。彭清靠、吳新榮,和滿坑滿谷高雄、台南鄉親,看見勝利的祖國軍隊了:
第一個出現的,是個邋遢的傢伙,相貌舉止不像軍人,較像苦力,一根扁擔跨著肩頭,兩頭吊掛著的是雨傘、棉被、鍋子和杯子,搖擺走下來。其他相繼出現的,也是一樣,有的穿著鞋子,有的沒有。大都連槍都沒有。他們似乎一點都不像維持秩序和紀律,推擠著下船,對於終於能踏上穩固的地面,很感欣慰似的,但卻遲疑不敢面對整齊排列在兩邊、帥氣地向他們敬禮的日本軍隊。
被推舉為「歡迎委員會」主任的彭清靠醫生,回家後對兒子明敏用日語說,「如果旁邊有個地穴,我早已鑽入了。」
及後全台動亂起來,本想和國民黨談判的彭和仕紳代表在司令部給五花大綁,有的給毒打,有的給處決,當時年紀很小的蕭萬長也是目擊者,眼睜睜看著他們家的救命恩人——一名濟世醫師,在嘉義活生生給槍決了。

那時候進台的國民軍,就是賊呀!彭明敏的父親,在那次五花大綁事件之後,從此不涉足公共事務,甚至揚言流著華人血統是可恥的,籲子孫都與外國人通婚,直到不能稱自己是華人……多悲哀啊!

還看香港,我們這一代在英國殖民地出生、成長,看著香港回歸,有的人覺得是「淪陷」了,有老一輩的喜見百年後終於「統一」……我們這代在和平盛世長大的人,小時候開始習慣英國文化、禮教,覺得法律公義是社會必然的產物,回歸以來,反覺得越來越不習慣,覺得以往熟識的香港,「變了」。以前,我出國很自然的申報自己是英籍,從來沒有想這是為什麼,或者中國籍是好是不好。回歸前開始有國籍身份問題,英國推出BNO護照,我們這代人,開始不喜歡中國,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回歸?弄得我們身份都不明了,英國國民(海外)護照,那還算是英籍嗎?我們又不算中國籍……那時才真正覺得自己是殖民棄嬰……

赴英讀書時,仍然拿著97前已申請的唯一旅遊證件(當時特區護照還未出來)BNO,在英留學期間出外,報的依舊是英籍,習慣了。那時同行的中國同學,非常訝異我填寫的國籍,一直說我是假洋鬼子,排華……我一點都沒有想過,也很不明白他們為何會這樣想,自小我們這輩人都沒有否認自己是中國人,但也同時接受英國護照的身份,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。和中國內地的同學混在一起的日子,讓我們都認識了很多口岸兩邊,大家都以為很了解的一個民族間的不同想法,和洗腦……自小看著同一個電視台——無線——長大的廣州同學,對我的一點點香港很普遍的意見,竟覺得是第一次聽說的天方夜譚;我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回歸,我們這代的香港年青人憑一點點民族感情,覺得中國抬頭,是值得自豪的事……不過,我們也很不習慣那些近乎樣板戲的新聞報導,以及絕對的審查。凡是到了外地留學的香港學生,大多都受過「老外」歧視的目光,都比以往更留意內地的發展,更想看到中國有希望的一天……在海外,卻眼看著內地同胞那些不堪的行徑,心痛地覺得他們確實「值得給人家歧視」,有時也很想找洞鑽,好想自己的眼睛和頭髮不是黑色的,很想告訴別人,中國人不是這樣的。

與此同時,奇怪地我們卻在英國,找回一點點在香港漸漸流逝,陪著我們長大的那些熟識的蘇格蘭軍樂、short-bread,運動如跑馬、壁球,公德心、禮貌,英式的風度,和互相尊重。這樣怪異的民族感情,難道不是跟當時迎接國軍的台灣人,有那麼一點點相像嗎?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3 Responses to 殖民地情感

  1. 7 says:

    你是怎么樣的,你的朋友就會以為中國人是怎么樣的。我以此為信條在國外做中國人。

  2. irene says:

    同意,也只能如此~~抗戰時,那些國軍有很多是在農鄉的抓兵,本來就是給騙給搶了上戰場的,誰能要求他們可以怎樣?現在很多海外生活的中國人,他們的背景性格,偷的騙的用詐的,大有人在……人家不會看你好的,只看到不好的,而且以偏蓋全……面對這些景況,還是只有不能遏止的心痛,卻無能為力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